长江大学百科

广告

第一届杰出校友--廖永远

2011-10-26 11:23:01 本文行家:浅唱苦涩

廖永远,1962年生,湖北松滋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


    廖永远,1962年生,湖北松滋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1982年毕业于 江汉石油学院钻井专业,历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新区勘探开发事业部副主任,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常务副指挥、指挥、党工委副书记,塔里木油田分公司 总经理、党工委书记,2001年10月挂职任甘肃省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2004年1月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任川渝地区 石油企业协调组组长、四川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2005年11月,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决胜塔里木
                                    ——廖永远校友专访摘编
    1999年2月27日,马富才来到塔里木。他在干部大会上,宣布集团公司党组的一个重要决策,邱中建不再担任塔里木指挥部的指挥,将塔里木油气勘探指挥的帅印交给一个年轻人。他,就是廖永远。
    廖永远是湖北松滋县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 1978年秋天,16岁的廖永远背上了简单的行李,平生第一次出远门,他被江汉石油学院录取了。4年大学生活不仅满足了廖永远对知识的渴望,也在胸怀间树 起他远大的理想:到艰苦地方去,到石油生产一线去,建功立业,书写人生的辉煌。20岁毕业到油田的钻井队。风风雨雨,甘甜苦辛,成功与失败,他在火热的石 油钻井第一线这个广大课堂里面壁10年,无怨无悔。到井队先从场地工干起,一步一个脚印走到队长的岗位,这时他又调到另一个油田的钻井队任第二技术员,队 上6名干部,他排在最后,凭自身苦干实干和能力,一个多月后被任命为队长。1987年,他率队钻成我国第一口穿越黄河的水平井,井底水平位移达1000多 米!1988年,廖永远被撤掉队长职务,一撸到底。他像立志奋飞的鹰,在天空翱翔了一个回旋,又落到了起飞点。他并未就此扒下,而是闭门思考,潜心总结6 年来的工程技术实践,搞出的4项革新全部获奖。廖永远在失败面前却表现出硬汉子的不服输、不言败的倔强性格,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后来他被任命为一 个钻井队的第二技术员,上任后竟连创佳绩,使一个落后的钻井队一跃成为金牌队。
    1992年5月20日下午3时,是廖永远一生中最为难忘的光荣时刻!江总书记亲切接见了全国优秀大学生汇报演讲团,廖永远作为其中一员,那天没有讲稿,向 江总书记汇报了半小时,并即席朗诵了自己以前创作的一副抒情言志的对联:干事业有风有雨有得有失得比失多;搞钻井有惊有险有苦有甜苦比甜少。横批:志在奉 献。江总书记非常欣赏这个热情奔放、虎虎生气的年轻大学生,当场把这幅对联记了下来。廖永远和江总书记亲切握手的照片被刊登在第二天《人民日报》头版显要 位置。
    1994年7月,廖永远请缨西行,参加塔里木勘探会战,任塔里木胜利钻井公司党委书记、经理。上任伊始,进沙漠、上钻台,行程三万六千多公里,深入调查研 究掌握公司情况,然后行霹雳手段,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先后在塔里木探区拿下11口大包井的钻井任务,其中7囗探井打出了高水平井,一时间塔里木刮起“胜 利铁军”的旋风。廖永远的才干很快引起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领导的注意……1996年10月,廖永远被任命为塔里木指挥部常务副指挥。
    历史的机遇大步走来。
    1999年下半年,党中央、国务院明确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按照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两个大局”的战略构想,在20世纪末,要突出提出和解决东西部 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在21世纪的曙光向世界走来的时候,全世界的目光开始关注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启动。在这个战略格局中,“西气东输”工程的战略地位 被迅速提升。
    2000年1月28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北京中南海召开有15名国有企业代表参加的座谈会,讨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廖永远作为国有企业代表参加了座谈 会。这次政府工作报告要专门阐述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其中谈到西气东输工程。朱总理称西气东输工程是拉开西部大开发的序幕。


    座谈会上,朱总理向廖永远询问塔里木天然气的勘探,问得很仔细,天然气资源、价格、市场竞争力及塔里木目前存在的困难等等。
    廖永远一一详细地向朱总理作了汇报。
    朱总理最关心的是塔里木天然气资源是否落实。
    2月14日,国务院召开总理办公会,专题研究西气东输问题。朱镕基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有关部门抓紧工作,最重要的是保证可靠的气源。
    作为西气东输的主力气源,塔里木必须作出回答。
    在2000年塔里木油田分公司首届职代会上,廖永远在他的工作报告中提出,抓住历史机遇,大力实施油气并举与西气东输战略,用2至3年时间落实1万亿立方 米的天然气储量,6至8年时间建成600至800万吨的原油生产能力,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年产能力,油气当量合计达年产2600万吨以上。
    廖永远在实施他雄心勃勃的勘探计划。将勘探大军集中在库车山前地带。
    4月4日,一个令塔里木石油人翘首以盼的庄严时刻来到了。这天下午,克拉2大气田正式通过国家储量委员会评审验收。确认该气田含气面积为41.7平方公 里,探明储量为2506.1亿立方米,其探明储量相当于我们南海崖13—1气田的2.7倍,这表明迄今为止我国最大的整装天然气田在塔里木盆地被探明了。
    克拉2气田的发现和探明,为西气东输工工程奠定了可靠的资源基础。至此,塔里木油田已经探明了克拉2、和田河、牙哈、吉拉克、英买7、羊塔克等大中型气田,累计探明储量达5050亿立方米。
    从2000年7月起,塔里木石油探区悄悄流传着一个消息,说朱镕基总理要来塔里木,亲自看看塔里木天然气资源落实情况。石油人翘首盼望,盼望总理的早日到来,看看塔里木油田交出的答卷是否合格,是否使党中央、国务院满意。
    9月7日,朱镕基在考察了阿克苏后,乘火车来到西气东输的首站—轮南油田。塔里木是否会重演当年川气出川的悲剧是西气东输工程决策中朱镕基最为关心的问 题。上半年,先有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王兆国率领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及无党派人士组成的西部大开发考察团到塔里木考察;继而全国政协副 主席宋健到塔里木调研;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西气东输工程项目评估组一批专家到塔里木调研;国家西气东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在塔里木召开;中国石 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领导人马富才、蒋金楚、罗英俊到塔里木现场办公……他们是为了看看塔里木天然气资源是否落实了。
    在敲响启动西气东输工程定音锤曾前夕,朱镕基总理来了。
    朱总理要通过现场考察,给塔里木人的答卷评分。
    轮南油田年产原油100万吨。井架,采油树,四通八达的油田公路,保护很好的原始胡杨林。朱镕基回忆起1987年作为上海市领导人随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到塔 里木考察的情景,那时勘探刚刚开始,主要开展地震工作。看见眼前情景,朱镕基说:“时隔13年,再到这个地方看一看,面貌换了新天地,有很大的进步,很大 的改变!”
    下午4时25分,朱镕基来到刚钻成的一口气井—轮南桑木6排水平2井,要亲自察看这口井点火放喷的情况。
    廖永远在井场向朱镕基汇报说:“这口井日产天然气70万立方米,但这还不是主力气田,主力气田克拉2气田的一口井,日产量可达200万立方米以上。还有一 个好情况,克拉2气田的可采储量经埃克—美孚、壳牌两家国际石油公司评估,结果比我们评价好得多。塔里木的资源是落实的,请总理放心。”
    朱镕基频频点头。在考察的过程中,他边看边问。面对总理敏锐的目光和专家般的严细,廖永远一一回答。总理的考察就是一次严格的考试。
    气井开始点火放喷。刹那间,气龙奔腾而出,呼啸惊天动地,耀眼的红色巨龙在旷野腾舞,上千度的热浪迅速扩张,四野景物被炙烤得颤抖。朱镕基脸上露出了少见的笑容。新闻记者们敏锐地记者觉察到一个重大历史场面的出现,纷纷围拢拍照。
    朱镕基大声说:“请记者同志们到后面照,让我好好看看气!”
    看见总理这样兴致勃勃,在场的石油人情不自禁地鼓掌,有人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总理对我们的工作是满意的!
    朱总理回过头来,对马富才和廖永远说:“大家过来,我们一起在这里照个相吧。”
    工人们高兴地围拢在总理身旁,以欢腾跳跃的火龙为背景,留下了珍贵的一瞬。
    离开油田时,朱镕基与廖永远等人握手告别,郑重地说:“祝你们取得巨大的成功!”
    这是总理的殷切期望。
    西气东输工程,拉开了西部大开发的序幕。紫气东去8000里,宛若一道金桥,从塔里木到黄浦江。
   塔里木石油人终于迎来了重大的历史机遇,但要很好握住机遇,就要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克拉2的发现,并没有使他们沉醉其中,而是乘势而上,扩大战果。
    2000年8月27日至30日,塔里木油田召开了勘探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是在天然气勘探取得重大突破,而下一步油气勘探又面临严峻考验的形势下召开的。这 是一次解放思想的动员会,是加快勘探的鼓劲会。在会上,塔里木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廖永远作了重要讲话,他要求勘探部门要“解放思想加压力,总结成绩找差距, 切实增强紧迫感,尽快打开新格局。”并对下一步天然气勘探工作做出了具体部署。
    于是,一场天然气勘探的大会战在天山南麓的库车、拜城、乌什和塔西南等地区迅速展开。
    2000年12月4日至6日,21世纪中美能源环境论坛在上海举行,廖永远应邀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当选为大会执行主席。这天,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迎来了中国 西部的客人。38岁的廖永远快步走下了飞机航梯,凛冽潮湿的江风迎面吹来,令廖永远神思飞扬,浮想联翩。塔里木与上海相隔千山万水,伟大的西气东输工程将 两地联结起来。大上海在与塔里木对话,在听塔里木诉说。大上海希望听到什么?西气东输工程建成后,会有紫气滚滚东来,让大上海获得充足的干净的优质的能 源,开足马力起飞,与东京争雄,与巴黎夺辉。
    会议大厅窗明几净,座无虚席。中外专家学者一同把目光聚集在廖永远身上。他们早就通过媒体知道塔里木,知道克拉2特大气田,知道那里汇集着数万人的勘探大 军,却没想到统帅是一位年轻人。他健步走向发言席,那么沉着,胸有成竹。廖永远的报告题为《加强塔里木天然气勘探开发,为西气东输夯实基础》。
    会场一片寂静,回荡廖永远洪亮的声音。
    ——西气东输的启动资源已经落实。库车——塔北地区已探明3609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可采储量2568亿立方米,可建设年产天然气142.8亿立方米的生产能力,能够保证稳定供气120亿立方米15年以上,全面启动西气东输的时机已经成熟。
    ——西气东输接替资源非常可靠。保证西气东输供气120亿立方米、稳产30年所需的天然气探明储量为7200亿立方米。2000年至2005年,库车—— 塔北气区可再探明4000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该区累计探明储量可达到7600亿立方米,完全能够保证稳定供气30年对储量的需求。
    ——2010年供气规模可逐渐扩大到200亿立方米,到2010年,通过进一步加深勘探,库车——塔北地区可累计探明1万亿立方米储量,巴楚——塔西南地 区可新增2000亿立方米探明储量,塔里木油田两个主力气区将累计达到12000亿立方米天然气探明储量,能够满足年供气200亿立方米稳产30年要求。
    ——目前,塔里木年输气120亿立方米的气田开始概念设计及可研工作已经完成,正在全力以赴地加快编制气田开发方案和可研报告。塔里木气田建设的进度安排 是:2001年4月,完成气田整体开发方案;2001年6月完成地面工程初步设计;2001年9月,开始克拉2气田产能建设;2003年9月,完成克拉2 气田产能建设;2004年,完成塔北5个中型气田产能建设;2004年底,库车——塔北地区累计建成天然气产能142.8亿立方米……
    没有夸饰,没有套话,这是行家的语言,求真务实的语言。大上海听到了塔里木的回答,并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会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历史的指针指向了新的世纪。
    面对新的世纪,塔里木油田把天然气勘探会战的战果擂得群山震惊,大漠颤栗,向着寻找更大场面发起了新的攻势。

分享:
标签: 长江大学 杰出校友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浅唱苦涩2009年进入长江大学,入校以来一直担任班长。大一在法律服务团担任办公室主任,并进入校报记者团。暑假在荆州日报社楚网实习。大二担任法律服务团策划部部长,在学院学生会担任组织部副部长。大二下学期接任四叶草社会工作协会会长。2011年6月起在荆州日报社楚网兼职编辑。8月来京参加第七届全国高校社团会长年会暨新青年领袖论坛。